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月

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日志

 
 

芦芽山  

2009-09-24 22:33:11|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芦芽山

    单位组织的旅游活动我一直坚持参加,因为大家出去特别开心。八月底公司的保先教育抓的很紧,于是组织去山西游玩,旅游结束后,机关党委负责人说,紧密了干群关系,我一听还真是很入耳,确实大家在一起,有说有笑,一路上欢歌笑语,玩的不亦乐乎。

    每年找一些机会出去玩,远远近近的,总要出去一下,换换环境,换换心情,回来就觉得很踏实了。去山西是两日游,去的是山西宁武,宁武关是山西三大关之一,另两个是雁门关,偏头关。宁武应该是个不富裕的县城。沿着蜿蜒的山路走了一上午就到了,下午开始游玩。

     首先去的是宁武的万年冰洞,据说是中国已发现的年代最久的冰洞了,冰洞是在一个森林公园里,炎炎夏日,冰洞里却是冰柱,冰乳,奇形怪状,万千姿态,让人惊叹不已。这里的景点还是原生态的,没有多少人工雕饰的痕迹,但随着游人的增多,冰洞里有好多融化的水,我觉得也许会对冰洞造成破坏,其实对原生态的资源开放,应该考虑保护,因为这些应该是不可再生的资源了。

     从冰洞里出来,感觉阳光那么明媚,更觉得恍然如梦,好像走过了万年的光阴,去远古的世纪里游历了一番。

下一站就是古栈道,那里的悬棺也是千古之谜,说法很多,主要的就是说,悬棺里是过去当地的富人或是军队高官。我们坐着马车上去,然后沿着栈道匍匐前进,最可怕的就是过一个空中索道,晃悠悠的,有同事在两边使劲晃,很恐怖的,但我没觉得多害怕,很勇敢的过去了,有恐高症的人就受罪了,等过去以后,脸色惨白,浑身哆嗦。

     一个同事说,出来就是体验不同的生活,所以就是害怕也要感受一下,等过去了就是美好的回忆了。确实如此,我们出去玩,有时筋疲力尽了,但等休息好了,再回味走过的路,看过的景色,就只留下美好的记忆了,全然没有那些累的感觉了。

    宁武游玩的第一天,感到最美的就是情人谷了,名字觉得很美,原以为又是为了宣传而做的夸张手法,等到了那个地方才知真是个好地方。沿着山谷有一条小溪从山上流下来,清澈见底,随着山势,溪水时大时小,声音也各不相同,山上无数的小花掩映在树木里,真是宛如仙境一般,走在简陋的山道上,留恋于山水中,真是感怀万千。最后得知“情人谷”的名字就是从这些山水中得来,山傍着水,水依着山,万年不变,该是何等的相依相偎,怎样的琴瑟相投呀。已近傍晚,我们才恋恋不舍的下山,景点关闭早,因为这里没有电,手机在这里就是能看个时间了,一点信号也没有。带队的领导说,就是找这样的地方玩才更有意思。天然去雕饰,一切都是最原始的景物,看了感觉确实不同。

     晚上大家要出去玩,但打听了一下,没什么娱乐场所,于是大家就在旅店玩,我担心第二天爬山没力气,就早早的休息了。第二天登芦芽山,坐车到山颠上,山上有个不大的草场,但介绍说是草原,过去给皇上放牧马的地方,这样的草原和内蒙的草原有天壤之别,但令人好奇的是有分布均匀的突出的小土丘,问导游才知道是冻土球,是地形的热涨冷缩形成的。草是接近枯萎的,不成为草原的草而已。和内蒙草原上一样的是,有许多人拉着马让游人骑着过草原,然后再登芦芽山,骑马的兴趣大家都有,我也一样,很怀念以前在草原上骑马的感觉,这回又骑了,结果别人说骑的不是马,是骡子,回来看相片,同事说,连骡子也不像,可能是毛驴呢!于是大家提起这事就乐。

      去宁武玩,芦芽山是肯定要去的地方,山的海拔一千七百米左右,也不很险峻,但景色很美,一个小时就上了金顶,据介绍,过去这个山上庙宇很多,香火很旺,以后都被破坏了,现在在不断的恢复中,令我惊奇的是你要是给布施了,就给放几串鞭炮,满山都是鞭炮声,尤其是金顶上更是如此,我不懂其中的含义,但总觉得这么好的山,这么好的森林,放炮污染了环境,也不利于防火。于是游兴也打了折扣。

     从冰洞到古栈道,情人谷以及芦芽山,都是一个山系里,一直觉得山西没有这么好的森林,来了才知别有洞天,这里是山西汾河的源头,也致力于保护。是啊,在西北绿地不多的地方,有这么个好的森林,真是应该好好开发利用,好好保护才好。

    回来听先生说,他以前去游玩还是沙石土路,很艰难的上去,我们今年去时是刚刚修好柏油马路,通车时间不长,很幸运的。

     但愿那里会越来越美。

  2005年10月9日星期日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tx<-> <#--纚/list} ui pe}{if great260 < nam blasslin飞系慕駌ency="truedefa="re ltbar nam blasslin飞系慕駌ency="truedefa="re ltbar nam blasslin飞系慕駌ency="truedefa="re ltbar ss="com nam blasslin飞系慕駌ency="truedefa="re ltbar nam blasslin飞系慕駌ency="truedefa="re ltbar nam blasslin飞系慕駌{/list} le=" {wscnt"> ddin;/FONon:none;" href=
bsp;&>
<告 -popoon:'1', slin{/lpherUse告 -popoan66PUrl:cAcc"> in{/lpherUUsername}/">&nb/a> cla模块大脊tle|escape}
txtx<- 告 -->
<告 - nam b="tme=s2knamedwb bdc0 b告 --> &nb/a> /if}模块大脊tle|escape}
me styl>' tx<- <#--上腋 --> &nb cla> v> 发起方6票tle|escape}
me styl>' tx<-xtarea> <#-- 热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