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月

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日志

 
 

财校往事(转)贺文军  

2016-01-06 14:53:25|  分类: 同学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曾经的同窗岁月——财校往事

伊克昭盟财贸学校203    贺文军

1982年,是转变我人生的一年,中考后的焦虑与等待对一个牧民家的孩子来说是可想而知的。终于有一天,邮递员给家里送来了一封信,父亲打开一看,是录取通知书。那时,我正在20多公里外的109国道修路挣钱,父亲捎话把这一消息告诉了我。正好有顺车路过我家,于是,我就连夜搭车回到了家里。看到伊克昭盟财贸学校《录取通知书》,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不日,消息在家乡——内蒙古三北种羊场(也叫卡拉库尔种羊场)传开了,引起了不小轰动。之前,除高中外,场部学校还没有一个学生能够真正考入大中专,场领导亲自前来向我本人及父母道喜,并提出了殷切希望。欢喜之余,开始了上学前的各项准备。

记得那年开学较迟,头一次出远门,心里坦荡不安。到东胜有300多公里,由于交通很不方便,需中途中转,提前就得动身。开学头一天,我先坐班车到旗镇府所在地乌兰镇,在姑姑家住了一晚上。姑夫在公路段上班,问个顺车还是有条件的。姑姑连夜出去打听去东胜的车。晚上9点多,姑姑回来了,说是问好了1辆去东胜的拉煤车。次日凌晨,连同司机共有5人挤在驾驶室内向东胜出发了。天阴,下着小雨,泥泞的土路坑坑洼洼,一路上跌宕起伏,摇摇晃晃。下午3点多到了东胜柴登,胶泥路段,为保护路面,道班封路了。于是,找了一家卫生较差的小旅店住下了。凌晨4点左右,司机叫我们起床,说:路放开了,赶紧行动我来自平坦无垠的大草原,第一次乘车走盘山路,有点紧张,上午9点左右到了东胜。下车后,带着行李,一路打听来到伊盟财贸学校。报到后,在别人的指引下,在写有班级姓名纸条的6号门前找到了我的宿舍。一个宿舍共安排7个人,同宿舍的其他6位同学已到齐,给我留了1个上铺。我把行李送上铺,铺好后坐下,打量着陌生的环境,看着一个个陌生的面孔,突然觉的心里很惆怅。18(虚岁)年来,毕竟是第一次远行,第一次住校,心里盘算着:要在这里待3年了,一切都将重新开始,当时,真还有点想家。

学生之间是很容易交流的,不几日,一个宿舍内的同学基本上熟悉了,再经过一段时间,一个班的同学也相互认识了,能够叫的上名字,知道来自哪个旗县。经相互介绍、了解,得知大多数同学都来自农村、牧区。

财校是一个管理十分严格的学校,学习当中,大家还和当初上学时准备考学时的劲头一样,相互竞争,不甘落后,刻苦钻研,比学赶帮。

每天早操,随着《运动员进行曲》开始跑步,之后,做广播体操。然后,听着王洁实、谢丽斯等演唱的校园歌曲开始洗漱、吃早饭,做上课前的准备工作,快乐而紧张的学习开始了。日复一日,同学们从不认识到认识,从认识到了解,除了每日的学习以外,也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花絮一∶分组打饭

记得第一学期,住校生去打饭都是分组的,10人一组,男女搭配,我们这个组是八位男生和两位女生,每天由两人负责1天的打饭任务,轮流转,打饭工具是用桶和盆。每次打饭先经过女生宿舍,将她们的饭菜留下后,再抬着桶、端着盆来到男生宿舍进行分配。有一天,不知什么原因男女生之间出现了矛盾,两个男同学直接将饭抬到了男生宿舍,并每人多分了一些。都快上课了,女同学迟迟不见送饭,便来到我们宿舍询问,进门一看饭菜所剩无几,已经凉了,很是懊恼,男同学们一个个装着睡觉,没有理会,把几个女同学气的哭着鼻子走了,看着眼前的情景,后来想了想,自己也觉着很不是滋味,怎么那么做呢,也许这就是真正的学生时代。

花絮二:学习英语

英语是我最头痛的一门课,从小学到初中,几乎没有正轨学过,刚进校,连26个英文字母都不能完整地念出来。在203班我的英语水平是比较差的,每次考试成绩都排在全班后面。郑丽萍老师了解情况后鼓励我只要多学、多看、多记,功夫下到了,总会学好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在一次考试中我考了70多分,虽不是很理想,但郑老师说:一个没有英语基础的学生能考到这个成绩确实不容易,并在全班进行表扬,使我至今记忆犹新,通过老师的教导和自己的努力,毕业前我的英语成绩也终于上来了。

花絮三:谈论男女

这事发生在7号宿舍,晚上熄灯后,7号宿舍的同学们还没有睡着,相互谈论起男女之事。说着说着,李俊雄同学冒出一句“男绵女涩,必定有福”,此时,肖玉树老师领着人员正在检查各宿舍情况,刚好经过这里,听到说话后,叫开了门,好一顿训斥,问是谁说的,没人敢回答,只得予以警告。第二天,整个班里就传开了。后来,我还在想:俊雄与我年龄相仿,怎么对男女事情知道的那么多?

花絮四:拾捡烟头

贺三(贺俊德)可是个“大烟鬼”,年龄不大,烟龄不短,烟瘾很重。由于经济条件不允许,买盒烟哪怕是最便宜的都很困难。这小子主意多,买不起烟就出去找烟头。当然,学校管得严,学生抽烟也是不敢公开的,所以,捡到的烟头也是寥寥无几。突然有一天,下晚自习后,这家伙拉着我说去趟厕所,我就跟着去了,没想到他根本不是为了上厕所,而是让我帮他放哨,他在厕所里捡烟头。不一会儿捡了很多,把他美得不得了。回到宿舍后,他把所有烟头拆开,将烟丝倒在事先准备好的纸上,然后卷了一个大大的烟卷,点着后抽的是津津有味,宿舍内会抽烟的也都抢着抽,不一会儿,满屋都是烟雾缭绕,殊不知大家烟瘾是过了,但尿骚味也是没少吸进去。

花絮五:买新衣服

一次上街,我花了11元买了件蓝色涤纶布新外套。平时穿惯了旧的,一般只有过年、过节才能有新衣服穿,突然买件新衣服还真不好意思穿出去,愣是在宿舍放了好几天。王四(王巨忠)闲暇之余爱串门,有一天,王四来我们宿舍,看见了我叠好的被子旁放着件新衣服,问我:甚时候买了件新褂子?咋不穿?我说,有点不好意思穿。他主动对我说:那有甚了,你不好意思穿,拿我先穿两天后你再穿,不就好意思了。我想了一下说:行。就这样,崭新的一个褂子白让这家伙穿了一个多礼拜。之后,洗了一水我才正式穿上了。

花絮六:抢吃好的

记得1984年,学校开始了伙食改革,由原来单一的饭菜改为多个品种由学生自选,饭菜不同,价格也就不一样,每个礼拜至少有一顿炖猪骨头。由于平时吃的一般,有好的都想着改善一下。但我们的宿舍离教室及食堂都远,每次有好菜总是轮不上。于是,同学们想出了歪主意,得知哪天要吃好的,便在上课时将饭盒带到教室,并想方设法让上最后一节课的老师早一点下课,老师也心领神会,告诉大家要悄悄地行动,不要影响别的班级。可是,同学们嘴上答应,实际上哪顾得了那么多,只要老师说声下课,大家就手捧饭盒像脱缰的野马你追我赶,一溜烟奔向食堂。

有趣的事情还很多,就不一一说了。三年的中专生活很快结束了,带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离开了学校,离别了敬爱的老师和亲爱的同学,毕业后,我,我们大多都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30多年过去了,每每回想起财校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一起读书的教室,一起锻炼的操场,一起走过亲自铺设的小路,倍感亲切。想起星期天一分钱不拿能在街上转一天;一刮东南风满鼻子都是食品加工厂的打饼子味道和制酒厂的酒糟子味;每到傍晚都能听到鄂尔多斯影剧院传出的“观众同志们,观众同志们,鄂尔多斯影剧院今晚上映国产宽银幕故事影片……”,所有的一切都成了财校三年生活不能分隔的部分,耳熟能详,记忆犹新。每想起给203班代课的各位老师,同窗共读的每一位同学,都让我难舍难忘,好似回到从前。

当时的财校虽很“年轻”,但有着严格的管理制度,严谨的教学方式,有着一大批朝气蓬勃、奋发有为、认真负责的老师。财校这个大熔炉锻炼了我们,培养了我们,让我们学到了专业知识,掌握了本领,更是给了我们融入社会的莫大资本。

感谢您——财校

感谢您——老师

感谢您——同学

201615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